首页>黄师文苑>正文
 
暖家诗歌三则

 

(一)暖家
雪儿

辣椒、丝瓜、茄子
携带各自的幼苗
自远方千里迢迢赶回来
一起相聚炉火旁
两棵枣树脸上泛着红光
在厨房里忙上忙下地
张罗一年的盼望

锅里黄瓜紧贴肉片
番茄与鸡蛋亲密交谈
黄豆和花生时而发出碰撞声
擀面杖上卷着儿女家常
火钳夹着久违的絮叨
一只小狗在后门晃悠,冷不丁
对着夜空“汪汪”地叫一声

灯光泼溅的格子厨窗外
顷刻间就铺上了一层白色大棉被
在一阵喧闹声的推波助澜下
炊烟领着雾气上了房檐
我也于一盏煤油灯下
找到儿时最为廉价的幸福
——家的温暖

 

(二)回家
   多梦的江南

来不及卸下乡愁
乡音堵塞了村口
爬上屋顶的炊烟
是母亲温暖的手

院门张着嘴巴
许多话语如鲠在喉
走不动的老屋
蹲在原地守候
脱落的门窗是松动的牙床
屋脊跟父亲的背一样佝偻

父亲笼着双袖
说外面冷,饭菜早已弄熟
母亲用围裙偷擦眼角
埋怨灶间的烟火太浓稠

家的味道
是壶珍藏多年的老酒
喝一口呛得眼泪直流
母亲不停地往碗里夹菜
唠叨我长得太瘦
咸一句,淡一句
把太阳扯到山外头

 


(三)回故乡
  刘星元
  再往前,就要看到柏油路
瘦成泥肠小道了。再往前
就要看到燕子们在头顶忙乱地
擦洗天空了。再往前
就要看到几朵率先炸开的桃花
等待其余的桃花盛开了
再往前,就要看到一只
子嗣繁盛的母鸡挺着胸
骄傲地穿过春天了。再往前
就要有个人喊我的乳名了
这个人年轻时,以父亲的名义
赐予我骨血和姓氏
让我背上了一生的感恩之债
多年之后,我坐落在
父亲心尖上微小且柔软的故乡呵
也坐落在了我的内心

(责编:黄师宣)

 

 

 

[作者:党委宣传部  时间:2016/2/22 16:58:50  阅读:300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