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黄师文苑>正文
 
为了分别的遇见

    编者语:那么多驿站,只是恰巧我们在同一站停歇驻脚,无论我们是否去往同一个地方,这一站,你已是我最美的风景。                  

 在车站等车的时候遇见了昔日让自己心动的女孩。一瞬间灰色的等待变成了五彩缤纷的样子。
      喊她的名字,打招呼,寒暄开始了。问彼此回家来做什么?问坐车是去学校吗?问家里好玩吗?完了,仅仅只是寒暄了。她说前天买车票的时候,售票阿姨将日期弄错了,待会上车之后不得不跟司机交涉一番,她说这些的时候显然有点气愤,语速很快,不是我从前认识的温润如玉的样子。我说我很早就过来买票,但只能买到中午十二点半的,已经等了三个多小时了。然后她讲到此次回家是因为姐姐要生小孩,她请了两天假,我说我知道,我看见你在空间里发的照片了。她又说去学校了要赶很多篇论文,我说我去学校了就要期中考试……。
       她曾经让我心动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想到几年后遇见我们的谈话会这么的琐碎庸常没有一点想象中的烂漫的样子“爱情,其实就是一种想象”忘了这话是谁说的但在那时那刻它就像春天到了蝉蛹便要破茧成蝶一样自然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直到车速已经一百码我已经离开车站很远很远了这句话还被我反复咀嚼着就像王小波笔下爱嚼草鞋的李靖一样我嚼着这句话逃走了来不及道一声再见。
       我呢,曾得到她很多的帮助与关怀,便误以为是爱,或者我要以爱去留住她的这份温情。人当青春的特征之一就是随性,相信感觉 ,经常错,用几滴廉价的眼泪补偿或者写一些平白的情诗甚至只是一场足球比赛,就将恩怨一笔勾销了。可是我执着,我不能如此轻易就放过自己,把好生生的一份友情变成了一种尴尬得近乎冰冷的关系,抱着想过分珍惜的心态却让那个人一下子就变了模样,找不到身影。如果有愿意谈谈、愿意听听的人,可能就要哈哈大笑了,故事总是幽默的,尤其听当事人讲起。可我之后又发现了让我很悲惨的一个事实,不是因为你的笑声,而是她已经不在乎了。我因此而恨而悔且耿耿于怀,她却早已将此事忘了。三两句琐碎的对话便将所有的执迷通通轻描淡写,甚至无颜再想,无脸再问。
       我与她将要去的目的地不同,我等的车早些到站,坐在车窗边我能看见她提着包一个人还站在站台上等着,我敲车窗,喊她的名字,她没有听见,没有反应,我看见风吹动了她的头发,可坐在车里的我也不知道窗外的风的重量。终于车开走了,我像睡醒了还渴望把梦延续下去的人一样,无助,失落。
       在车站遇见熟识的人,不管是否同路,都应该算是一件很烂漫的事,对于漫长的行程而言,也绝对是件光彩的事,但当时的我没有烂漫的感觉也没有光彩的样子。我和她从遇见到离开不过短短几分钟,我们的寒暄在突然中断之后,我就坐车离去了,留她一个人在站台,来不及道一声再见。难道经过记忆的研磨,这个情景在将来就会变得既烂漫又光彩了吗?如果只有赤裸裸的生活而没有一点点回忆的润色,简直不敢想象在没有风,没有雨,没有野花,没有树荫的路上要走下去,多么无趣且无奈。我没有可以倾诉的神父,不愿承认这种赤裸裸的变化。
       我就这样匆匆一瞥,寒暄之后,就走了。看见她等的车来看见她上车时高兴的样子,我没有心情。我突然想起两年前我问她:
     “让我们忘了这个插曲,和从前一样做朋友,好吗?”
     “不行,我是那种发生了的事情就会在心里留下痕迹且抹不去的人。”
       清楚地记得这个对话又有什么用呢?为了证明我的执着是有原因的吗?太可笑了,以为记忆就能当证据么?太天真了,以为真有什么是忘不掉的么?如果非要记不住,是无比容易的,你执着不忘的早就变质了,不是这样的么?见过太多变质的人,变质的感情,变质的故事与记忆。我选择做一个散步者而不要躲在冷库里,只有流动的、过往的,才能是清新的,要变质的怎么也储存不了。

 我一直以为我会记得,原来我记得的人已非,物亦不是。

                                              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1201班 周爽

 

 

[作者:周爽  时间:2014/6/9 17:28:58  阅读:633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